调整期内煤化工产能过剩超过30%

时间:2019-01-13 01:08:38 来源:虎林门户网 作者:匿名
  

作为延伸煤炭产业链的重要举措,煤化工投资热度难以降低。但是,中国煤化工产能过剩超过30%——

近日,开滦集团在内蒙古开滦煤化工循环经济项目总投资80亿元,在鄂尔多斯建成了——“2×20万吨乙二醇和2×20万吨煤焦油加氢”项目。 “开滦集团煤化工项目发展迅速。其中,到年底焦炭产量将达到940万吨,成为全国最大的独立煤化工企业。“开滦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

不仅在鄂尔多斯,而且在全国各地都对煤化工项目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投资热带地区的直接后果是产能过剩。在不久前宣布的六个产能过剩行业中,煤化工行业名列前茅。数据显示,目前煤化工产能过剩超过30%。工业和信息化部的一位官员透露。

煤化工被认为是一个延伸煤炭产业链并发展深加工的产业。多年来,各级政府一直鼓励它,现在已将其纳入产能过剩的范畴。到目前为止发展起来的煤化工是踩油门还是踩“刹车”?

抑制过剩主要是指传统的煤化工,现代煤化工正着重于抑制盲目发展。

煤化工是一个包含各种产品的概念。焦炭,合成氨,电石和甲醇是传统的煤化工产业,中国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煤制油,烯烃,二甲醚,甲烷等煤化工是一个新兴产业,属于现代煤化工。过剩主要是指已进入成熟阶段的传统煤化工,而现代煤化工在中国刚刚起步,许多仍处于示范阶段。

以甲醇为例。今年,一个省已规划了1200万吨的生产能力,另一个省已规划了600万吨的生产能力。去年,该国甲醇总产量为1126万吨。专家预测,到2010年,中国大部分现有的煤制甲醇项目将投入生产。届时,甲醇的生产能力将达到3200万吨。即使70%的开工率很高,也会出现严重的盈余。

反复建设加剧了传统煤化工的过剩。在出口疲软和进口产品的影响下,2009年上半年甲醇装置的开工率仅为40%左右。对于新兴煤化工的发展,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一位官员也表示担忧:“目前的煤制油示范项目仍处于试生产阶段,煤制烯烃等示范项目目前仍在建设或初步工作阶段,但有些地区是盲目规划的。如果现代煤化工项目没有及时规范,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一切都随处可见”的混乱局面。

超额直接由价格表示。据统计,2008年7月至12月,纯碱价格下跌40%,黄磷价格下跌41%,甲醇价格下跌46.5%,丁苯橡胶下跌64.8%,丁二烯橡胶下跌65.6%。只有一些高端产品的跌幅较小。

随着产能过剩,煤化工的不合理结构开始恶化。中国石化协会副会长潘德润说:“一家广东公司计划在内蒙古建立30万吨/年的硫化染料。这种规模对全球市场来说已经足够了。目前,该国的煤制烯烃计划产能已达到2000万吨/年。煤制天然气年产能达到312.1亿立方米。还有一个更突出的一个。如果某个区域相距不到20公里,则计划建造两个100万吨的纯碱项目,不论其生态或市场情况如何。运输,运输等方面的分析是不合理的。“

政府的片面GDP综合体,缺乏行业信息等因素共同引发了“一站式”混乱。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新项目正在向前推进并消除了落后的生产能力。”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产业协调司司长熊必林说:“煤化工产能过剩根深蒂固。一些地方政府利用GDP理论英雄,片面追求规模扩大,再加上缺乏行业信息披露和市场分析,特别是当煤化工行业普遍对地方政府持乐观态度时,很容易导致“一瞥”。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产能过剩带来的一系列恶劣后果是可以理解的。例如: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环境污染以及过度依赖国外市场促进经济增长,导致经济运行风险增加。如果不加以控制,最终将导致批次崩溃,集团失业以及银行不良资产增加。严重的后果。但是,地方政府和企业很难准确把握煤化工过剩的阶段性和结构性特征。 “盈余只是当前金融危机造成的阶段性表现。随着全球经济的复苏,即使是传统的煤化工产品也会刺激需求。我们的投资计划不会受到阻碍。“山西一家传统的煤化工公司CEO代表了业内不少人的意见。这种观点在新兴的煤化工行业中尤为突出。尽管政府有三个和五个要求,但所有地区仍然表现出非凡的投资热情。以煤制油为例,随着神华等大型煤炭企业煤制油项目的建成和投产,一些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投资并扩大了煤制油项目。 “即使根据目前的油价,煤制油项目的利润也非常可观。之后,油价仍在上涨。煤炭企业应该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点,并选择发展煤制油。“山西长治一家煤炭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这方面,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政策研究部主任张勇表示,中国煤制油的发展仍然只是技术和战略储备。至于煤制油的环境成本,水资源的使用以及放大作业后存在的风险,仍需要全面的论证和考虑。

“阻止”和“保留”以确保产业政策和各种支持措施到位

无论如何,煤化工业的过剩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今年8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煤化工作为一个注重加强指导的行业。这是该国首次将煤化工列入产能过剩和结构调整的名单。政府主管部门将全面运用法律,经济,金融,技术和必要的行政手段进行整顿和规范,包括提高技术,资金和环境保护的门槛。

作为煤化工传统子行业的焦炭,它将面临为期三年的新项目“限量订单”;在电石严重过剩的行业,原则上,三到五年内不会增加新的产能,并将实施同等替代。在先进的生产能力,有必要消除相同数量的落后产能;实施大压力和更换合成氨和甲醇;而对于现代煤化工行业,原则上未来三年不会安排新的试点项目。

“消除产能过剩的关键是各级政府和企业必须彻底改变发展观念。这需要各级政府进一步改变和改进绩效评估指标。绩效评估就像一根接力棒,指的是权利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黄太炎说。

不久前,国务院批准《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若干意见》规定:“各级地方人民政府不得强迫企业投资低产能产业。违反国家土地,环境法律法规,信贷政策,工业政策,严重的不当行为或错误造成重大损失或不利影响的行为是负责任和严肃处理的。过度治理,“阻塞”很重要,但“稀疏”不容忽视。 “淘汰落后产能,涉及员工就业,企业转制,债务清偿等各种问题,同时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必须结合实际情况,做好相关配套工作。只有上下两个,“两个头”都消失了,多余的矛盾才能真正得到解决。否则,即使过剩被压制,矛盾也会存在并以其他方式表现,“黄太炎说。 。

金融危机的影响为遏制产能过剩和促进结构调整带来了机遇。开滦集团作为河北省最大的煤化工企业,积极推进结构调整,建立煤化工产业价值链。根据煤炭初级产品和深加工的效益比较,煤炭(加工成洁净煤)的初级加工可以使效益翻倍;二次加工(煤焦化)可达3-5次。目前,开滦集团已建成迁安煤化工园区和京唐港煤化工园区,形成焦炭940万吨,甲醇20万吨,苯加氢10万吨,煤焦油加工能力30万吨,全国最大的综合规模。拥有最完整的循环产业链和节能减排技术的最完整的独立煤化工企业。

“谁失去了实施产品结构,企业组织结构,产业布局结构调整的机会,采用新产品和新技术,淘汰落后产能,谁将抓住复苏后的发展机遇。”开滦集团的一位负责人说。

中关村在线